阿柴Yuki

[全职高手][双花主]归途01

好久以前的文章了,原谅我挖坟表个白。

写给《归途》


喜欢上双花以来看了很多文,几乎把Lofter上的双花文都吃了个遍。有原作背景的,有架空故事的,有欢乐的,有伤感的,有无可奈何的。原作背景有太多让人印象深刻的文章,比如盛夏光年,比如一夏之花,比如花事……架空的故事也不乏经典之作,任平生便是最好的代表,还有那篇不知道应该被划到哪里的ABO。但个人最喜欢的双花文其实是归途,看过之后很久都没有走出来,里面的点点滴滴仿佛刻在脑海,挥之不去。


作为架空文,作者并没有给出太多背景相关的介绍,甚至一上来的故事发生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里。但随着故事的展开,关于人物的背景和关系也不知不觉的清晰起来。干着跳大神工作的乐乐,半人半鬼的大孙,无论如何也要下火海去寻找另一半的叶神和少天。那些曾经欢乐的童年往事和后来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都一并呈现在我们眼前。


小说里太多的细节都曾经一把揪住我的心,里面的张佳乐着实让我喜欢的紧。那个两次把大孙从无常界拖回来的张佳乐,那个在臭气熏天的房间里死命呆了大半年的张佳乐,那个说我们从零开始的张佳乐,那个在银行柜台痛苦的几乎窒息的张佳乐。哪怕这不是一个关于荣耀的故事,但那个人就是张佳乐。而当我觉得乐乐是那个付出自己所有的人的时,作者用一串血珠子给我迎头一棒!真不愧的大孙干得出来的事,那种痴缠霸道的咒语,就算肉身化为烟尘,也要用自己的灵魂来牢牢地守护。原来他也是真的舍不得。


故事的最后是一个无比温暖的结局,那些爱过和依然爱着的人们理所应当的走到了一起。

谢谢作者姑娘写了这样一个故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时的那种心情,但你的故事真的在某个时候温暖了我。


姑娘的书我都收了!姑娘的文章都太棒了!


白梦泽:

1. 

 

张佳乐把洗好的床单被子枕头套统统的晒在天台上。

今天的天气正好,阳光灿烂,上午晒了,到晚上说不定就能干。张佳乐对此非常非常的满意。

然后他走下楼,看到孙哲平正坐在前台的位置玩他的电脑。

“去去去去去老孙!”

张佳乐很愤怒。

“你玩就玩千万别回我旺旺啊!再搞几个差评你就别吃饭了。”

 

张佳乐住在K市附近的一个地级市,是间小民宿的老板。周围的人都叫他乐乐,比起和他老是混在一起的另一位老孙比起来,张佳乐真是温柔又和气,礼貌又懂事,获得了街坊邻居大叔大妈男女老少猫猫狗狗的一致好评。

 

大家都不太喜欢那个老孙。神神秘秘鬼鬼祟祟,老见不着人,见着人了,也老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冷酷模样,偶尔说句话,都是拽得二五八万,让人一听就想脑溢血。

“这年头连BL漫画里都不流行这样的狂霸冰山攻了!”隔壁街的小丽说。

 

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在帮张佳乐搬东西。老古城的巷子窄货车搬不进来,那一箱一箱的食材消耗品,大多都是老孙扛进来的。他搬的时候总是不声不响的,一身光亮的肌肉腱子,扛起来像玩儿一样轻松。

那时候张佳乐一般叽叽喳喳的跟在旁边。手里拿着水壶和毛巾,罗哩叭嗦的,也不管老孙听没听他说啥。

“我表哥就是不太爱说话。”他笑嘻嘻的说。

眼睛很漂亮,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细碎的白牙。

 

大家都喜欢张佳乐,也就连带着不讨厌他表哥孙哲平了。

 

他们不是本地人,却也在这条街上住了好些年。街坊邻居们都觉得他们会永远永远的住下去,于是有些老太太老爷爷们就心思活络的想给小张介绍对象。

“我不着急。”他总是笑着说。“要不先给我表哥张罗?”

大家都对老孙没什么兴趣,对这件事的心思也就淡了。

 

而有一天,这间“百花客栈”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确实是不速之客的。因为如果老板张佳乐是一只猫的话,它所有的毛应该都竖起来,所有的爪子都伸出来了。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愤愤的说。

声音里透着一股狠劲,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好脾气的青年人。

手握成圈,逆着光看,手指间全夹着一根根闪着蓝光的钢针,闪着不太吉利的妖异的光。

 

“乐乐,不要紧张嘛。”

来人说。他看上去和张佳乐差不多的年纪,头发乱糟糟的,连带着笑起来也没什么精神气。

“我就是想来找你帮个忙。”

 

“我没有什么好帮你的,叶修,只要你稍稍念在同窗一场的份……”

他话音还没落,孙哲平就推开门进来了。

 

“诶,有客啊。”

他有些诧异的说。

 

没有人接他的话。因为那两个人都出手了。

叶修的掌,和张佳乐的针。

 

还是叶修比较快,因为他离孙哲平近些。

 

所以他还能气定神闲的说话,而张佳乐双目圆睁,紧紧的咬着自己瞬间失去血色的嘴唇。

 

“我真的特别特别迫切,需要你帮这个忙。”

叶修很诚恳的说。

他的手掌轻轻的放在孙哲平的后颈,似乎什么力都没有用。

 

而孙哲平的样子,已经不像个人了。

他的左半边身体变成诡异的赤红,乱窜的青筋暴涨,看上去无比狰狞。一支黑色的角从他的额头上破出来,血流了满脸,流过那只没有眼白的金色的眼睛。

他似乎在忍受什么了不得的疼痛,捂住心口跪倒在地上。

 

“叶修你不是人。”张佳乐的声音里都要流出血来,他疯了一般朝前扑出几步,看到叶修警告的眼神,又踉踉跄跄的退回来。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放开,你放开。”他松开手把袖子里的针全都倒在地上,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我可不相信你张佳乐,你可是在家里养了只赤鬼的人。”叶修笑了。“你发誓吧,如果你反悔,孙哲平就三魂飞五魄散,不渡鬼川,永失轮回。”

“我拿我自己的名字发。”张佳乐冷冷的说。

 

叶修没有答话。

 

过了好一会。只听到张佳乐冰凉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小院里。

 

“南方七宿在上。张佳乐愿帮助叶修再闯无常界,如有反悔,”

他哽咽了一下,终于还是艰难的说下去。

“则令孙哲平三魂飞,五魄散,不渡鬼川,永失轮回。”

 

他咬了咬嘴唇,蹲下身把针一根一根的拾起来。

“你还他妈不放手。”他骂道。

 

“好好好放放放,哎哟老孙流了这么多血,你该给他好好补补。”

叶修放开手,走到一边芭蕉叶下的藤椅上坐了个四仰八叉。

“你还真聪明啊张佳乐,我不用开口就知道我要干啥,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佩服佩服。”

 

张佳乐都不屑于看他。他跑过去把孙哲平扶起来,他用那只完好的手抓住他的手,而他坚定的摇摇头,小声的说没事没事。

 

“你那玩意不能再用了。”

“好好好。”

“我说真的老叶,你要是再用,我弄不死你,我也不会放过你那帮孩子。”

“是是是我好怕。”

 

张佳乐站起来,半人半鬼的孙哲平已经失去了意识,他一下子没扶稳,打了个踉跄。

“还不滚过来帮忙??”

 

叶修满脸不高兴的站起来。

 

他其实挺喜欢张佳乐。那一群师兄弟里,恐怕这个一点就着,心却最软的师弟最合他的眼缘。

如果叶修可以选,哪怕他有任何一个甚至不用太靠谱的选择,他都不愿意来打扰张佳乐的生活。

可叶修没有选择,所以他只好选择对别人残忍。

 

“这个又不算是老孙。你那么紧张干嘛。”

他说。

 

张佳乐的眼睛眼看着又红了。他恶狠狠的盯了叶修很久,突然噗哧一声笑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叶修。”他侧过头,轻轻的擦了擦靠在他肩膀上的孙哲平那张狰狞可怕的脸。有血滴溅在他的脸上,不算俊美的脸因为这一丝血和一丝笑有了几分说不出的媚气。他看着孙哲平的时候眼神温柔,看向叶修的时候,漂亮的眼睛里却全是最深刻的嘲讽。

 

“别可怜我了,老不修。下去了你就知道了,苏沐秋还能回来的几率,连老孙的万分之一都不知道有没有。”

他翘起嘴角。

“老孙还算是半个人。苏沐秋呢,哈,哈,哈。”

张佳乐笑出声来。

他也许曾是个非常开朗又温柔的人,现在却看上去像个疯子。

“到时候,老叶,到时候你再来笑我。”

 

他转过身,扶着孙哲平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

 

“你两天后来。”他丢下一句话。

“行。”

叶修点点头,也推开门走了。

 

小院里又静悄悄的。除了一摊血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评论(1)

热度(186)